上周,經不住同窗三年的德籍好友Tim三番四次的盛情邀請,我前往普魯士德國游玩了一番。作為一個古典藝術和音樂癡迷,說實在我對此次德國之旅完全不抱任何期待。本以為僅是一次普通訪友,沒想到竟然收獲了收藏生涯以來最大的驚喜——一臺罕見古鋼琴。這個稀世珍寶簡直是上帝送給我大的禮物。第一眼看,竟被感動到熱淚盈眶,像久別重逢的戀人,又像靈魂深處最初的悸動。這么說一點都不過份,如果你也和我一樣,是一個古董的超級癡迷者。

所以,實在忍不住,要把這個剛剛結識初戀情人介紹給大家!

赴德的第二天下午,我與Tim剛參觀完博物館,朝大街西南方走去,仍沉浸博物館歷史文物的我,忽然被一陣悠揚的琴聲吸引,細聽竟是泰坦尼克號的主題曲《my heart will go on》。我十分驚訝,在拘謹嚴肅的德國街頭,竟會有如此浪漫的一面上演?帶著好奇,我生拉硬拽的強迫Tim陪我一起熱鬧。

image.png

Tim個冷感的家伙,喜安靜,因此極大不愿意的被我拉人群中來。擠進水泄不通的人群,看見一位帥氣迷人的男子在忘情優雅演奏。冷峻線條,迷人的微笑……估計現場一大波粉絲迷妹都拜倒在他西褲底下。但真正讓我腿軟的,不是那個英俊的男子,而是他快速悅動修長十指,一臺演繹出悠然曲調的紅木三角鋼琴。古紅木、若隱若現的紋理、通透音色、清晰可辨延音……所有的細節都告訴我,它至少擁有上百年的歷史,是一臺價值不菲的古董鋼琴。

鋼琴從最初發展到現在僅300多年的歷史,加之體型龐大,轉移困難,保存不易,受戰火和政治動亂歷史因素的影響,能達上百年歷史的鋼琴極為罕見。壓抑住內心的激動,閉眼傾聽,打算靜心欣賞這悠然琴聲。

image.png

Tim見我看得癡迷,一向冷感的他竟仿佛著了魔咒般,開始話嘮模式。在他興致勃勃的 “炫耀”下我得知,演奏者Arne Schmitt,是附近一位遠近聞名的街頭鋼琴表演家。手中這臺印有Wanckel&Temmler字樣的古董鋼琴,是一個創建于1845年,來自世界音樂發源地萊比錫的品牌,擁有皇室血統和深厚歷史底蘊。

image.png

自己的判斷得到證實,我感到興奮無比,繼續追問古董寶貝歷史。Arne Schmitt聽到了我們的談話,似乎找到了知音,便開始和我們興致勃勃的交談起來。他的介紹下,我們古鋼琴一段華麗優美的歷史折服。

image.png

十九世紀四十年代,德意志處于一個新舊交替的時期。Wanckel和Temmler是兩位專業造琴師,受邀為德國薩克森皇室制造鋼琴。Wanckel是改革派的一員,源于對自由的向往,他創造了品牌第一批鋼琴,“翼”,并薩克斯皇室指定為皇家收藏樂器。隨著一戰的爆發,鋼琴消失了一段時間。1912年,Wanckel將家族珍藏的一臺“翼”Flügel出讓給泰坦尼克號大副Charles Lightoller,在英國奧林匹克級郵輪——泰坦尼克號處女航途經法國瑟堡-奧克特維爾撞上冰山后,鋼琴隨船沉入深海,成為一個不朽的傳奇。目前,萊比錫大學樂器博物館收藏保存得更好的“翼”鋼琴,具體是否為泰坦尼克號那臺,已不為人知。

·image.png

Arne Schmitt說完,繼續開始了他忘情的演奏。my heart will go on》優美的旋律悠然回響,帶著皇族古鋼琴周游演出,似乎是他致敬傳奇的一種方式。